投資有風險 入市需謹慎
              入駐火星號
              APP
              下載火星財經客戶端

              掃描下載APP

              王峰十問第22期 | 幣安CEO趙長鵬:談周游列國、上幣規則,再評“交易即挖礦”

              王峰十問 ·

              06月29日

              熱度: 170523

              王峰十問趙長鵬三小時高峰對話:趙長鵬直面交易所競爭公開回應!

              王峰十問第22期 | 幣安CEO趙長鵬:談周游列國、上幣規則,再評“交易即挖礦”

              對話時間:6月29日14:00~16:40

              微信社群:3點鐘火星財經創始學習群

              對話嘉賓

              趙長鵬:Binance幣安創始人兼CEO,區塊鏈和交易系統專家,前彭博商品期貨研究團隊主管,前Blockchain.info技術總監。

              王峰:火星財經發起人、藍港互動集團(HK.8267)董事長、共識實驗室創辦人,以及極客幫創始合伙人。

              以下根據對話原文整理:

              王峰:Hi,大家下午好,歡迎來到由余額鏈贊助的火星財經“王峰十問”的第二十二期。給大家介紹今天來的嘉賓:Binance幣安創始人兼CEO趙長鵬。很多人稱呼他CZ。

              先讓我們看一看CZ的經歷:

              1977年,出生于江蘇連云港;

              1987年,隨父親來到加拿大,后在溫哥華讀了6年中學,在蒙特利爾就讀大學。

              1997年,大學畢業后,在日本東京從事金融交易所系統的相關工作。

              2001年,擔任紐約Bloomberg(彭博社)技術總監。

              2005年,回國創業,創辦富訊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主要從事國內外金融、證券系統軟件開發、系統集成等業務。

              2013年,退出富訊,全職投入比特幣行業,加入Blockchain.info。

              2014年,以聯合創始人的身份加入OKCoin,出任CTO,管理OKCoin的技術團隊,并負責OKCoin的國際市場團隊。

              2015年,從OKCoin離職。同年8月,創立比捷科技,提供交易所快捷搭建服務。

              2017年,創立幣安,擔任幣安CEO。

              2018年2月,入選福布斯數字貨幣富豪榜,位列第三,個人虛擬幣凈資產約11-20億美元。

              今年初,CZ被《福布斯》點名,一下子引發了輿論的高度關注:他只用了短短的180天時間,就成為了數字貨幣富豪榜上的億萬富翁。然而,很多人往往忽視的是,CZ自大學畢業后為交易所搭建網絡交易系統到現在,已經足足有21年從事交易相關的工作經歷。

              如果按照一萬小時定律:1萬小時的錘煉,是任何人從平凡變成世界級大師的必要條件。所以,CZ今天獲得如此財富和成就,也就并不意外了哈。

              最近,隨著交易挖礦為代表的新生代交易所的強勢突圍,數字貨幣交易所戰場硝煙彌漫。幣安這個百億帝國能否繼續立于不敗之地?相信經歷過交易所風風雨雨的CZ,心里自有定數。

              CZ比較低調,很少公開露面,除了在個人Twitter、微博上發布一些動態外,也一直極少接受媒體采訪,今天非常感謝CZ能出來參與火星財經的“王峰十問”。

              趙長鵬:說實話,真的整整做了20年,應該有2萬個小時,至少。

              王峰:我才知道,自己和CZ都是水瓶座,據說,水瓶座最大的特點就是“樂于發掘真相”和“擁有理性的智慧”,所以期待今天和CZ的對話,能在問答間碰撞出更多火花,給大家更多啟發。下面,開始我們今天的“王峰十問”吧。

              第一問 ?烏干達作為幣安法幣交易第一站是為了普及數字貨幣

              王峰:長鵬,先恭喜你,昨天晚上我看到了你的一個好消息,幣安第一次涉足法幣交易,在烏干達將建立數字貨幣交易所,推出新平臺BinanceUganda,支持當地法幣烏干達先令和其他主要數字貨幣交易。不過,相對于其他競爭對手來說,幣安在開通法幣交易的步伐明顯慢了很多。幣安遲遲沒有開通的原因是什么?為什么選擇烏干達做幣安法幣交易的“第一站”?據說,幣安可能在亞洲某個國家開通法幣交易,可否多透露些細節?

              王峰十問第22期 | 幣安CEO趙長鵬:談周游列國、上幣規則,再評“交易即挖礦”

              趙長鵬透露幣安將在烏干達建立數字貨幣交易所

              趙長鵬:很多人都盯著很發達的經濟金融國家,的確比較容易賺錢。但是我覺得我們要把行業做深耕,還是要把區塊鏈和數字貨幣普及到世界的各地。非洲是一個人口基數非常大的地方,我覺得我們作為行業的領頭羊,還是要做這件事情。

              關于幣安的戰略和策略,我們有一直自己的節奏,一般不會跟人家的節奏。所以別人都在做法幣交易所的時候,我們先去做了幣幣交易所。當時有好多人問我說為什么不支持法幣,市場更大,我當時不那么覺得。但我覺得現在倒是一個比較好的時機,去把我們的法幣渠道、各個橋梁全部打開,讓體量更大的人可以直接進入到binance的體系里,為行業做增量和基礎建設。烏干達作為第一站,我覺得這樣子更適合我們的全球性戰略。我們不管做法幣還是做幣幣,都是用全球的眼光去做。

              王峰:開通法幣交易,可以讓更多新的投資者通過法幣購買加密貨幣,給交易所帶來更多流量;同時,投資者可以方便地把數字資產變現。然而,法幣交易行為并不被所有人看好,有人持反對意見:數字貨幣其本質只是一種具有稀缺性的信息代碼,在公開平臺上以法定貨幣交易數字貨幣,不是數據創新,最終的結果只能是資產泡沫。相信你一定已經和烏干達等國家金融監管機構進行過深入溝通交流,想先聽聽你對此的看法。

              王峰十問第22期 | 幣安CEO趙長鵬:談周游列國、上幣規則,再評“交易即挖礦”

              直播群王峰對話趙長鵬截圖

              趙長鵬:這個想法應該是不太合邏輯的。我相信應該是把法幣和幣幣之間的交易的渠道打得越開越好、越大越好、橋梁越寬越好,這樣的話,越多的人可以自由的進或出。我相信數字貨幣是一個非常好的東西,在我的經驗里面,我看到的人基本上都是一邊轉的,只要他進來之后就很難再出去,他一般自己不會選擇再出去,所以我覺得根本不用擔心。我們現在需要的是把橋梁做得越寬越好,讓越多的人能夠更容易的進來。

              我們的確和烏干達的金融監管機構有了非常深度的溝通,他們對這個非常支持。隨著我們的努力,應該會有越來越多的國家和監管部門支持數字貨幣,這樣整個行業才會變大。

              第二問 ?交易所大戰中,競爭也要往長遠看

              王峰:關于當下的交易所大戰,很多人非常關心。我的問題是,幣安去年起步,僅僅用5個月的時間就超越了同行,做到了全球交易量第一,這是有目共睹的。而以“交易即挖礦”為特色的FCoin用了短短的15天,號稱成交量達到了第一(很多媒體和圈中人這樣講),并且“交易量還是第二到第七的總和”。你對它市場表現的第一反應是什么?

              趙長鵬:哈哈,我覺得大家要認清楚,比的東西到底是不是一樣的東西。拿刷的量和實際的交易量來比,就像拿空氣和金子來比一樣。拿兩個賬號,互相交易,每筆交易一億、每一天有1萬筆交易,也非常容易,但他們這么去刷交易量的話,反而讓交易量完全沒有意義了。我覺得可以從用戶量、日訪問量和其他的一些指標來衡量,但是其他的指標不是那么公開,也不是那么直觀。

              交易所收費的模式經過了很多的實驗,從零手續費的補貼到makertaker補貼等等,有很多很多模式。這個我倒不是特別擔心,最終的競爭還是要靠產品和服務。

              王峰:我注意到,你并不看好“交易即挖礦”模式,一向低調的你,甚至連發微博進行抨擊,稱其“不但是變相ICO,而且是高價ICO”,為什么你這次反應如此強烈?甚至有人猜測,“交易即挖礦”模式對同樣依賴高頻交易的幣安是個巨大威脅。我的問題單刀直入吧,交易挖礦模式果真對幣安以及目前的主流數字數字貨幣交易所的DAU(DailyActiveUser,日活躍用戶數量)造成了沖擊嗎?

              王峰十問第22期 | 幣安CEO趙長鵬:談周游列國、上幣規則,再評“交易即挖礦”

              趙長鵬在社交媒體發表對“交易即挖礦”模式的看法

              趙長鵬:這個數據我們也分析過了,我們過去的用戶非常非常少。在幣安的用戶一般都是高級用戶,他們都很聰明,很容易看出這個模式的漏洞。我可以用我個人比較有限的智商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對這個模式的一些看法或者是問題。

              從商業模式來說,我覺得任何商業模式要成功的話,必須能夠持久。我們想一下,挖礦全部被挖完,也就幾周后,這個商業模式怎么維持呢?誰愿意付1‰的手續費去繼續交易,這不是白白送手續費給別人嗎?自己持有平臺幣就好了啊,就能得到分紅。但是沒有人去交易,平臺收入少了,分紅的回報也會少。回報率低,那么誰還壓著資金持有平臺幣呢?

              假如說像幣安現在有接近1000萬用戶,他就算每天是1000BTC(比幣安現在高很多)的手續費,每人也只能分0.0001(萬分之一)BTC。攢10天也不夠付一條網絡轉賬的手續費。誰會把錢壓在那兒啊?那么大家都開始拋,他平臺幣的價格會怎么樣?

              好,有解決方案。到時可以降低手續費刺激和吸引人來交易,那么收入和對應的分紅更少,平臺幣還會有人持有么?平臺幣的價格會怎么樣?

              好,還有方案,讓上幣的項目方壓幣,減少流動性,希望穩住價格。這像是用弓箭射戰斗機,好的項目方是不求小交易所的。他們給交易所帶用戶和流量,不會壓幣的。這里還有其他很多問題,我這里就不教育其他交易所了。長期的狀態搞清楚了無法持續,我們就知道這個模式遲早會死。其實已經沒必要研究下去了,就只看短期也還有很多其他的問題。

              就算是還在挖礦的時候,我們也可以看下這個商業模式。有人付了手續費,這個手續費按照分紅分給那些持有平臺幣的人。平臺沒收入,再發手續費等值100%的平臺幣,零成本,給交易的人做返傭,然后再給20%的平臺幣作為的介紹費,零成本。然后同時團隊又同比例解鎖100%,零成本。這時候,只有100%的手續費入場給了分紅的人,就算所有收到分紅的人都把他買成平臺幣,但平臺幣已經增發了等值的220%。這個供需應求,你覺得幣價會怎么樣?

              平臺幣價格下跌,造成買的人越少,惡性循環。所以,我覺得現在這個模式能夠撐這么久,已經非常不容易了。

              撐這么久大概有幾個原因,一個是他利益綁定了一些媒體,幫他說話的人比較多;還有一些早期被套的,只能硬著頭皮拉其他的人,希望自己解套;最大的原因是他很聰明地偷換了概念,包裝的實在非常好。百分百手續費100%返還、介紹人20%額外獎勵、分紅,這些都是中國羊毛黨特別喜歡的名詞。其實是用一個零成本的平臺幣,換取(騙)別人值錢的數字貨幣。

              王峰:6月19日,徐明星很快跟進,OKEx官方宣布開放共贏計劃,將扶持100家“交易即挖礦”模式的交易所。之后不久,幣安宣布啟動“數字資產交易所開放聯盟計劃”,并表示將支持的“交易即挖礦”模式交易所加碼至1000家。你有條微博,曾經提到“得把資金盤的水攪渾”,這一句對行業來說,意味深長。現在,資金盤的水渾了沒有?

              趙長鵬:好像還沒來得及攪,水已經夠渾了,看價格就知道了。詳細說的話其實也很簡單,如果有好的模式,我們肯定會學的,我們非常謙虛,我們也會復制。復制模式不難。也有很多人復制了BNB的模式,但是大家可能不理解的是,幣安做到今天,我們的確靠ICO融了資,幫助我們做起來。但是融完資之后,我們是靠把平臺做好才做到今天的。

              王峰十問第22期 | 幣安CEO趙長鵬:談周游列國、上幣規則,再評“交易即挖礦”

              ?趙長鵬:得把資金盤的水攪渾

              王峰:有不少人認為,“交易即挖礦”這種通證經濟玩法傳統交易所玩不了,因為平臺幣的規則和玩法早已制定。盡管之前何一曾提到,1000個聯盟交易所計劃其實“就是拍腦門拍出來的”,但另外一家比較受歡迎的交易所Bit-Z,卻動了真格,6月25日破天荒地開啟了“交易即挖礦”模式。據Bit-Z官方透露,“上線25分鐘,即完成100萬BZ挖礦記錄,3小時后成交量已達61.8億元,12小時成交量達270億元,交易量排名躥升至全球第一”。哈哈,吃瓜群眾不知道信誰了。

              烽煙四起,幣安對此有什么應對策略?難道你提的“攪渾”,只是常山趙子龍虛晃一槍,還有后手殺招?

              趙長鵬:這個問題我比較難公開的回答,如果需要的話,殺招后面肯定是有的,但是我也不能說它究竟是什么。幣安的特點是,我們一般都會有后手準備,我們的備案都是做得非常足,執行起來也非常快。

              王峰:在去年,無論是快速轉戰海外,還是返還手續費和推薦返傭,你們都開了行業先河。但最近,直到大量交易所跟進之后,幣安才宣布一個和OK相似的平臺幣運作方案。在跟進交易挖礦模式的交易所的節奏上,幣安好像變慢了。莫非由勇擊轉入智取?或者我直接問你,當年的激進主義者正因為公司變大而變得保守了嗎?

              趙長鵬:啊?我們一直不是特別保守,保守的人應該都還拿著法幣。這個模式我上面解釋過了,按照我的分析的話,它是非常割用戶的,沒有什么長期的價值。我們的節奏并沒有變慢。你看烏干達,看我們在國際上的動作,公開的見過多少個總統?還有好多我沒法發出來的。我們是不是比別人慢?

              第三問 ?為什么幣安上幣的破發率那么低?

              王峰:與傳統的金融市場對標,數字貨幣交易所完全可以看成為一個超級金融中心,因為它融合了證監會審核、交易所流通這兩大核心功能,高踞生態鏈的頂端。據我所了解,在目前的數字貨幣交易所中,幣安因上幣嚴格著稱,不少交易者認為,幣安交易的幣種普遍質量上乘,相對于其他交易所更值得信賴。何一在5月的一次幣安媒體溝通會中提及,幣安是上幣最嚴格的幣幣交易平臺;據統計,2018年1月6日至3月8日,國內競品破發率為81.25%和77.94%;而幣安破發率僅為11.76%,4月到5月幣安上幣更是屈指可數。幣安如此之低的破發率是如何實現的?僅僅是因為上幣更嚴格嗎?

              王峰十問第22期 | 幣安CEO趙長鵬:談周游列國、上幣規則,再評“交易即挖礦”

              何一在網上回應幣安上幣規則

              趙長鵬:為什么破發率這么低,其實有一點可能大家不理解,我覺得審核嚴格是第二個環節。最重要的是第一個環節:交易平臺要吸引好的幣過來,首先需要你自己有品牌效應,不能是一個不好的品牌。所以,品牌做的事情一定要正,這個時候會有一個正能量的循環。當然,我們上幣團隊的審核能力也是真的非常強。他們幾個經常都是早上9點開始上班,上到晚上一兩點才回家的,整天盯著白皮書,研究項目,看了無數個。但是即使這樣,有些時候我們也是沒法預估項目未來的發展,所以有些時候還是會踩坑。但是我們踩坑數量應該是非常少。另外一個,我們幣安從來不上關系幣,有很多跟我關系不錯的人,行業里的老人,他們過來找我,但是我們都是同樣一個審核標準,這個也得罪了不少人。但是我們的原則是永遠不變的,我們保護用戶至上!

              王峰十問第22期 | 幣安CEO趙長鵬:談周游列國、上幣規則,再評“交易即挖礦”

              直播群王峰對話趙長鵬截圖

              王峰:何一曾有過解釋,幣安上幣唯一的通道是網頁提交項目材料,審核團隊在線調取信息,不同小組進行不同維度的評估和調研。在這里,你方便分享一下幣安具體的上幣規則么?關于你們的上幣政策規則,期間經歷過哪些優化調整?

              趙長鵬:其實我們審核項目的原則也很簡單,要好的團隊,有歷史的團隊,好的產品,產品有用戶。但我們一般不會定硬性的指標,說用戶量一定要達到多少,或者是Telegram里面一定要有1萬個用戶。因為如果我們一旦定了這樣一個目標,別人就會去刷出來。所以對外來說,我們上幣審核的具體的規則是一個黑盒子,但其實很簡單,只要自己把自己的項目做好了,我們就會上的。但是我們真的上的項目,其實我們都看的蠻深的,包括技術,包括代碼,各個方面我們都看得非常細。

              王峰:小問題,目前市場常見的上幣模式已有如下3種:平臺審核、投票上幣和充值人數排名,你認為哪種機制對投資者更加負責?

              趙長鵬:我覺得這三種模式,其實如果管理得好,每種都可以很有效。我覺得不是模式本身的問題,是模式里面的一些參數,你怎么設、怎么平衡,如果有不好的惡參與者,你怎么處理,怎么去防御一些利益的影響。

              比如說,如果是社區投票。如果投票是按照需要持有平臺幣才行的話,那么我們的天使的早期投資一個都沒賣過的,他們此時幣的分量比較高,那么他們現在再去投資其他的項目,投票權就會非常強。這個事情是好還是不好?還是需要設一個上限,這個都說不太清楚,這個具體的區域運營的時候要把參數調整好才行,這個參數要調好久。

              王峰:客觀上看,幣安的上幣模式還是一個中心化的評估決策體系,雖然中心化會更高效和專業,但對于外界來說還是黑箱,免不了誤解。比如,被外界廣為詬病的天價上幣費,中心化的東西,我們無法證偽,未來澄清起來很困難。

              對比來看,業界越來越多的交易所開始嘗試新的審核上幣模式,如火幣HADAX上線“超級投票節點”,行業內信譽良好的專業機構可以申請參與監督投票;FCoin則是成立了上幣投票委員會,由三個組織共同組成:社區委員會成員、社區合伙人成員、專家評審團隊。

              這種由不同利益方共同組成審核上幣的模式,是否會實現有效評估和公開透明的兼備?未來幣安會有所借鑒嗎?

              趙長鵬:社區投票上幣應該是我們幣安發明的。現在上幣有很多種不同的模式,但我覺得這幾種模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到最后你的結果好不好,你沒有保護好用戶。我覺得這一塊幣安做的應該還是非常好的,等幣安的公鏈出來之后,在上面上幣就比較容易了。我覺得上幣的體系的結構越復雜,里面的利益結構房也就越多,可能就越腐敗,到最后還是很容易有問題。

              王峰:有媒體統計,截至2018年5月,幣安已經支持120種加密貨幣、100多種錢包和240個交易組合。我不知道我的觀察是否清晰,目前數字貨幣交易所的商業化手段主要有三種:上幣費、手續費、平臺幣。如是,幣安更側重哪一種?以及,你們的理由?

              趙長鵬:我們肯定是手續費的,收入是最大頭的。這塊收入非常透明,也非常公正,我喜歡簡單的模式。幣安的團隊持有的幣,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一個動過,我們團隊一分錢都沒買過。他們身價應該很高了,但是我們到現在沒有靠賣幣賺過一分錢。我們看長期,我們是分5年解鎖,已經解鎖的部分到目前為止也一個都沒動過。

              王峰據我們了解,幣安并非對所有項目都收取上幣費,我前幾天遇到QuarkChain的杜挺,他說夸克鏈上幣安首發,并沒有上幣費,對你們做事的態度非常佩服。但是并沒有消息說你們完全不收上幣費。那么,幣安項目收費與否以及收費多少的標準是什么??

              關于上幣費問題,如果趕在類似去年的大牛市,項目方被收費似乎存在一定合理性。但是,處在今天這樣的大熊市,一旦收新幣的上幣費,就好比交易所直接先割了項目方的韭菜。你有沒有考慮過徹底取消上幣費呢?

              趙長鵬:我們這邊的原則是項目方自己說他們愿意付多少錢,然后我們會綜合考慮,他們說零也可以。大家如果去填一下我們上幣申請表的話,里面有一項是讓你自己出一個價格,寫零也可以,然后這些信息我們會綜合一次全部收集上來,然后就一起審核,如果你自己覺得自己的項目特別牛逼,寫零就好了。

              第四問 ?幣安遇到過什么困難?

              王峰:幣安2017年7月上線,由于開始定位于走國際化路線,服務器均注冊設立在海外,且幣安只做幣幣交易,不涉及加密貨幣對法幣的交易對,去年的九四政策并未對幣安業務產生重大影響。九四之后,幣安逐步將重心轉移到海外市場,你離開了上海,東渡日本。當時你的心情如何?有沒有想到什么時候幣安能再回到中國?從上海到東京的輾轉過程中,幣安和你個人都遇到過什么困難?

              趙長鵬:這個是我們團隊的核心優勢,我們團隊是一個非常國際化的團隊,其實當時我們在中國的時候,我們在其他的國家也都有團隊。我從小也在很多國家住過,所以換地方對我來說一點問題都沒有。我個人還有一個非常強的優點,就是你讓我吃一個禮拜的漢堡,我也沒問題,你讓我吃一個禮拜的意大利面,我也沒問題。我們當時在海外有一個小團隊,大概是20人的一個,客服團隊,但是他們可以講30個不同的語言,人在哪里其實一點都不重要。我覺得對我來說更重要的是,我們要理解國際化的用戶習慣跟國際化的文化,這個很重要,這個是我們能夠跨上國際最重要的一部分。

              王峰:然而,今年3月,日本金融廳以幣安沒有在日本注冊或給投資者帶來損失為由,要求幣安在4月6日之前就如何停止為日本用戶服務給出解決方案,相當于給幣安下了“逐客令”。后來,你表態,幣安無意成立日本交易所,稱“日本的交易所規則太嚴格了,對幣安來說行不通”。因為交易所規則嚴格,就放棄了日本市場?對我們大多數人來說,這個舉動出人意料。

              王峰十問第22期 | 幣安CEO趙長鵬:談周游列國、上幣規則,再評“交易即挖礦”

              日本金融廳發布的警告函

              趙長鵬:其實他這個警告還自己解釋了自己的問題。你看地址的地方怎么寫的?還沒有確切的地址就一個字。應該是這個公告的當天,馬耳他的總統,發twitter說,歡迎我們去馬爾他。這應該是全球第一個總統邀請一個數字貨幣公司去他們國家。

              王峰:“自己從來沒有真正持有強烈的單個國家概念”、“地球才算是家”,這是你在某次采訪中說過的話。我不知道幣安現在落地在哪個國家?某些自媒體說:“幣安是一個游離于主權國家之外的交易所”,哈哈。

              2018年3月23日,幣安發表公告稱,在馬耳他正式開展業務,一個月后,幣安又先后與多哥共和國總理、烏干達總統、百慕大總理會面,并達成相關合作;6月,幣安宣布將在澤西島建立合規基地以及數字貨幣交易所。你和百慕大總理會面時,穿著西裝搭配短褲的照片,一度在網上爆紅。但是,據我了解,這些國家和地區要么是面積狹小(馬耳他只有不到316平方公里),要么是人口稀少(澤西島人口只有7.6萬),普遍資源匱乏。你曾經說,加密貨幣讓全世界聯合起來了。目前來看,幣安選擇合作的對象,大多是一些資源匱乏的國家和地區,我是否可以理解為經濟落后國家和地區更渴求數字貨幣資產?

              王峰十問第22期 | 幣安CEO趙長鵬:談周游列國、上幣規則,再評“交易即挖礦”

              趙長鵬評價百慕大頓短褲: 穿起來很正式,感覺既舒服又有條理

              趙長鵬:地球是我家,等Elon Musk把人類變成跨星系的話,我們的范圍可以更大一點。我覺得,大多數的中國人可能只看中國一個地方,其實世界挺大的,如果你在世界上走一走,你就會發現,現在多數的國家都是想要吸引區塊鏈公司、數字貨幣交易所。不是說這些小的國家資源比較少,只是他們小的國家反應比較快,內部部門的協調比較少,所有人都是所有人,行動比較快。在這輪變革中應該會有非常強的優勢。

              王峰:春秋時,孔子周游列國,推行儒教。如今,你馬不停蹄地走訪各國政要,力圖去落地一個合法化的數字貨幣交易所。你可能是對全球各國數字貨幣監管政策最了解和熟悉的人了。從你了解的情況上看,全球整體的監管政策是更偏于樂觀還是悲觀?目前哪些國家和地區對數字貨幣的政策最為積極?

              趙長鵬:從國家來說,目前我們公開的幾個國家應該是最友善的,包括馬耳他,包括烏干達、百慕大、澤西島。歐洲還有好多其他國家,對數字貨幣的支持度也都非常高,但是我們精力有限,沒法一個一個的全部都對接。其實現在應該說反對數字貨幣和區塊鏈行業的國家,我好像暫時想不到。

              第五問 ?用理想說服何一,用交易成就自己

              王峰:在創立幣安之前,2014年,你以聯合創始人的身份加入OKCoin,出任CTO,管理技術團隊,并負責國際市場團隊。你、何一和徐明星被圈內稱為“OKCoin三劍客”,你們在公司LOGO前的三人合影,至今還在網上流傳。據說,何一是三顧茅廬請到你加盟,有這回事嗎?你們散伙之后,徐明星指責你“沒有貢獻過一行代碼,沒有解決過一個技術問題“。當初你聽到徐明星說這句話的時候,你是怎么理解的?往事如煙,對于徐明星的指責,你從未給出過正面回應,今天在這里,你還想說點什么嗎?

              王峰十問第22期 | 幣安CEO趙長鵬:談周游列國、上幣規則,再評“交易即挖礦”

              從左至右:徐明星,何一,趙長鵬CZ

              趙長鵬:這個還需要我解釋么?我覺得我的能力不用解釋。哈哈,這里自大了一下,抱歉。

              王峰:2015年你離職,單飛再創業,三年過去了。老板就是老板,平心而論,你從徐明星老板身上學到了什么?當初離開是什么讓你感到失望和不滿?你可曾想過和徐明星“杯酒釋前嫌”的那一刻嗎?

              趙長鵬:我不喜歡互懟,我喜歡專心做我自己的事情。執行創造價值。每個人都有我學習的東西,也有人教了我什么不能做。哈哈。往事云煙,沒啥意思。很多人喜歡聽故事,可惜我一般不喜歡講故事,我比較喜歡做事。

              王峰:你離開不久,何一也低調離開,并加入短視頻公司一下科技。更令人驚訝的是,兩年后,2017年8月,何一在社交媒體發布公開信,宣布辭任一下科技高管,正式加入你的幣安,并擔任CMO聯合創始人兼董事。你是如何說服自己的老搭檔何一加盟幣安的?在你眼中的“幣圈一姐”是怎樣的?

              王峰十問第22期 | 幣安CEO趙長鵬:談周游列國、上幣規則,再評“交易即挖礦”

              幣安黃金搭檔: 幣安CEO趙長鵬,幣安聯合創始人何一

              趙長鵬:用理想!哈哈哈。我眼中的幣圈一姐是“明明可以靠顏值吃飯的,但卻選擇了為理想奮斗!”而且不是個人的理想,是真的想做點有意義的事的理想。

              王峰:根據這么多年我的觀察,有過成功合作的搭檔,再次合作時往往更容易成功,甚至達到爐火純青的程度。當初幣安遭遇應急事件時,何一在各個微信群瘋狂轉發澄清文章,這哪是合伙人,這簡直就是客服!何一是真牛啊!當初你找到何一的時候,可否想過會有如此王牌的組合?

              趙長鵬:從最開始我就知道合作肯定不會有任何問題。她會做的事情我都不會。她有的能力我都沒有。所以我肯定不會逞能的。永遠找比自己更牛逼的人,給他們空間,責任和權利。我們的理念又一致,所以很輕松。

              第六問 ?離開區塊鏈去干什么了?閉門練功

              王峰:我在網上找了你的經歷,你在10歲時隨父親去了加拿大,10到20歲一直在加拿大。畢業后就進入金融交易市場,中間嘗試過自己創業;2013年全職投入比特幣行業,并出任Blockchain CTO;2014年以聯合創始人的身份加入OKCoin,出任CTO,2015年從OKCoin離職,當時產生很大爭議;2017年,你創立幣安至今。

              分析你這段成長史,我覺得很有意思,你一直沒有離開過交易。我入行時做工具軟件,后來在網絡游戲行業做了十多年,圈中很多人稱“為游戲而生”。但我覺得你卻是“為交易而生”。從1997年大學畢業,第一份工作從事金融交易所系統開發,到現在經營數字貨幣交易所,整整20多年。在我看來,你就是一個為交易而生的人。你有交易歷史敗筆嗎?還是一直都是大贏家?

              趙長鵬:這里面有三部分,第一部分是我的經歷,我剛剛也說了,對我們做國際化是非常有貢獻的。第二部分是,其實我離開ok的時候是很平和的。后面他跟Rogerver爭議,是三個月之后,我是莫名其妙的奇妙的躺槍被扯進去。做交易平臺的人反而不能交易,所以我對交易其實反而一直非常不在行,我對交易平臺比較在行。

              王峰:交易是人類文明的基礎,我們每天都在交易中,但是做好交易太難了。為什么你就對交易平臺有如此大的興趣?你的交易的理解到底來自哪里?來自你的學習和成長經歷嗎?聽說你很喜歡打德撲,和交易有關聯嗎?

              趙長鵬:我其實是運氣比較好的,是大學的時候就接觸了對應的交易系統,所以當時就一直在金融和技術合流的行業。我覺得交易是一個經濟體系的血脈和心臟,交易所應該更像心臟,所以你可以直接看到它對整個經濟的影響,所以我一直很喜歡這個。

              我覺得打撲克牌跟交易不太一樣,我偶爾打撲克牌,一直更想創業。有一個相似之處是你在沒有完全信息的時候需要做一些決定。但是我已經好幾年沒有碰過撲克牌了,完全沒時間,也不敢想象。

              王峰:我曾經讀過全球最大的對沖基金橋水基金創始人達里奧(RayDalio)的《原則》一書,有一句話讓我印象頗深,“人際關系是我的主要目標,我做的一切事情都是為了完成這兩個目標,賺錢只是附帶結果”。那么,作為全球最大的數字加密貨幣交易所的掌門人,20多年深諳于各種交易系統運營之道,你的原則是什么?從你的角度來看,做交易平臺需要道德底線嗎?底線在哪里?

              王峰十問第22期 | 幣安CEO趙長鵬:談周游列國、上幣規則,再評“交易即挖礦”

              《原則》——瑞·達利歐?

              趙長鵬:這本書我手機里應該有。我的原則很簡單,一個人把自己照顧好了之后,就應該照顧一下其他的人,這是我們這個種類能夠生存下來的最基本的原則,如果我們不這么想的話,我們這個種類就會消失。那么就要想一些怎么為人類做一些好的事情,如果你能力大的話就多做一點,如果能力小的話就少做一點,每人盡力,我們就盡我的力量做我做的一點點。

              交易平臺必須有道德底線,不參與交易、不操縱市場,為用戶提供公平的交易環境,這也是我們一直在做的事情,但我們的價值觀是保護用戶,用戶是我們的社區成員。我會做的就是交易所,我知道怎么做一個非常公正的交易所,我們要把這個行業做正。

              王峰:從2015年下半年到2017年7月14日創立幣安,這期間你的經歷似乎外界了解并不多。在這段將近2年的空窗期,你居然離開了區塊鏈行業,離開了神奇的數字貨幣市場,原因是什么?兩年以后,你重返數字貨幣交易戰場,原因又是什么?以及在離開區塊鏈的這兩年里,你的思考是什么?請不吝賜教。

              趙長鵬:閉關練功,哈哈哈。其實幣安的交易系統就是從15年之后就開始開發了。幣安的系統不是從17年6月份才開始開發的,一個月是開發不出來這種系統的。

              第七問 ?是否刻意保持神秘的形象?

              王峰:這可能是一個比較私人的問題。有人說,趙長鵬沒有朋友。這一點我是不信的,但我觀察到,像其他交易所老大,火幣李林和OK老徐,他們都有自己的社交圈子,也經常在公眾媒體包括朋友圈談一些自己的觀點和見解,形象就會比較鮮活。但你幾乎很少出現在媒體和社群,與你的搭檔何一比起來,你的公眾形象顯得神秘而疏離。去年《福布斯》封面引爆媒體之后,讓你的形象更加神秘,連幣安的形象也顯得很神秘。甚至這次訪談,我約你約了三個月,你是刻意保持這種神秘感嗎?我注意到娛樂行業的大牌明星,往往平時都回避媒體采訪,但一亮相就引爆全場。我感覺你很像這樣。

              王峰十問第22期 | 幣安CEO趙長鵬:談周游列國、上幣規則,再評“交易即挖礦”

              趙長鵬:其實我完全沒有這么覺得,我覺得我應該比他們更活躍啊。但是這個可能我們要覆蓋的面積比較廣吧,他們在國內是應該比較活躍的,比我在國內宣傳的多。微博我更新也挺慢的,而且我一直不太習慣微博的那個界面,所以用Twitter比較多。可能主要是因為Twitter在國內沒法訪問吧,所以很多國內的人看到我的信息都是二手的。

              另外,我的確是做技術的,所以還是有很多實際的活在做,事情也比較多,所以時間也比較少。會采訪引爆,其實跟我個人沒什么關系,主要是我們品牌知名度比較強。另外一個是可能國內這些新聞經常是在互懟呀,還有很多爭論的東西,我一般不太喜歡參與這些討論,我喜歡參與一些技術的、對行業有幫助的這種討論。

              王峰十問第22期 | 幣安CEO趙長鵬:談周游列國、上幣規則,再評“交易即挖礦”

              王峰:幣安的公司品牌意識很強,我看得出。5月初,你和紅杉的爭吵鬧得沸沸揚揚。你在推特上表示,“可能會很快要求所有申請在幣安上線的項目披露其是否與紅杉有直接或間接關系。”這句話被那些你曾diss過的一些區塊鏈媒體寫成了“幣安將徹底清理出一切與紅杉資本有關的項目”,甚至用到了幣安與紅杉決裂這樣的字眼。不過,在你眼中,紅杉是一個比較aggressive的投資機構嗎?

              趙長鵬:我覺得我還是不單獨評價某一個人或者某一個公司,所以在這里就像紅杉,我也不單獨評價它。但是我覺得這里有一點可以說的是,傳統的投資機構,他們投資的方式都是很老套的,而且他們有很多套路,嗯,這些往往對一個創業公司來說非常不友好或者不好。但是非常有幸的是,那個時代應該已經過去了,我覺得現在的話語權應該是在創業者的手中。現在好的項目,好的團隊是絕對不會缺錢的。所以希望大家加油,把自己的項目做好。

              王峰:幣安短時間內從一個初創公司高速發展成為一個交易所巨頭,目前幣安的手已經延伸到幣安Labs孵化器和其他一些生態布局,其中也包括媒體。為什么交易所一定要自己做媒體?我看過BABI財經,做得還不錯,你覺得火星財經做得怎么樣?或者誠懇地給一些建議。

              趙長鵬:芭比是我們投的公司,也沒有太管他們,我對這個行業也不太懂。他們跟我抱怨說,我們發消息都從來沒有給過她先提示一下,因為我一直記不得,我也不打算這么做。

              我覺得火星做的很好,另外一個,我們的產業里面其實投的媒體是非常非常少的,其他的交易所都投了很多,然后我們現在在這種基礎架構的項目上投的比較多。后面希望能有機會合作,你懂的,哈哈。

              王峰十問第22期 | 幣安CEO趙長鵬:談周游列國、上幣規則,再評“交易即挖礦”

              第八問 ?指責交易所造假前后

              王峰:5月31日,你在Twitter發出一張交易所過去30天的Alex流量排名,并質疑交易量排名與Alexa流量分析排名不吻合,暗示競爭對手交易量有造假嫌疑。然而,早在今年3月份,美國科技博客Medium刊登了署名文章《追蹤虛假的成交量:一場加密的瘟疫》(Chasingfakevolume:acrypto-plague),引起了幣圈熱議。作者指出,中國的虛擬貨幣交易所——火幣、幣安等都存在成交量造假行為,假交易額的數量占比70-90%。一方面,你指責競爭對手造假;另一方面,你又被科技媒體質疑造假。究竟誰站在真理這邊?會不會是因為研究工具或模型的不同,造成了交易量造假的錯誤結論?

              王峰十問第22期 | 幣安CEO趙長鵬:談周游列國、上幣規則,再評“交易即挖礦”

              質疑中前行的交易所

              趙長鵬:那篇文章翻譯成中文的時候,又出現了一些偏差,其實那篇文章是說在所有交易所里面只有看不出來幣安有假交易量,因為我們沒有。其他人的假交易量的那個文章里已經說了,我就不重復數字了,因為數字都很高。但是我覺得用戶都是聰明的,究竟誰的交易量真,還是誰的交易量是假的,包括刷量的問題,這個應該用戶心里都知道,人都不傻。我覺得現在太多刷量,很多假的交易量,對我們這個行業不好,顯得我們這個行業很虛假一樣。

              王峰:我還注意到,你曾經說,希望幣安能夠報告較低的交易量,這樣就可以不總是處在第一位。不做第一,似乎你在很多場合下都提到過。為什么會有不做第一的想法?是怕槍打出頭鳥?

              趙長鵬:真正的強者不會天天喊自己是第一高手,在非交易為目的語境下,更正確的表達是我們不在意第一,我們更在意的是我們為這個行業做了多少基礎建設工作,而不是收割行為。其實不是為了做第一去做第一,是把事情做好就行了,第幾不重要。而且現在所有的排名都是有些瑕疵的,排名也非常難做的,所以真的不重要。

              王峰:在監管尚未到位的情況下,若中心化交易所數據造假、刷交易量,似乎沒有更好的辦法去解決。在推崇共識機制的區塊鏈生態中,核心環節之一的交易所卻無法讓人們對它形成共識,令人略感無奈。你覺得在監管到位之前,這個問題應該怎么解決?

              趙長鵬:現在因為技術發展太快,我覺得監管到位這個狀態有可能永遠都達不到,因為技術也在不停的前進。另外要監管一個行業是非常非常難的,你要對這個行業里面能夠發生的所有情況全部預估到,這個真的沒有辦法,不是說監管不想做。所以,我覺得好的監管框架其實有三部分。監管部門需要有一個比較大的框架和大的方向,那么從業者需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不能做壞的事情,最重要的一部分,其實在用戶,用戶你不要去支持不好的項目和不好的平臺。這個需要大家一起努力,才能把這個行業做好。

              第九問 ?去中心化交易所取代中心化交易所還要很長時間

              王峰:3月13日,幣安宣布啟動專注于區塊鏈資產交易與轉換的公有鏈BinanceChain(幣安鏈)。通過開發幣安鏈,幣安將會從“企業”轉型到“社區”,同時幣安鏈也將會用于轉移或交易不同的區塊鏈資產。此外,幣安還宣布將把BNB遷移到幣安鏈上。信息發布后,BNB大漲至11美元,單日內漲幅超過25%。

              王峰十問第22期 | 幣安CEO趙長鵬:談周游列國、上幣規則,再評“交易即挖礦”王峰十問第22期 | 幣安CEO趙長鵬:談周游列國、上幣規則,再評“交易即挖礦”

              Binance Chain通告發布之后,幣安幣(BNB)大漲25%,從8美元最高漲至11美元?

              幣安過去一直用的公有鏈開發,使用的是ERC20代幣,為什么幣安這次要自己開發一條公鏈,而不是使用行業內已有的資源與技術?你說幣安鏈是優先級最高的事務之一,那么,你有多少精力分配給BinanceChain?以及其最新進度,透露透露。

              趙長鵬:我們公鏈的項目一直在開發中。我其實是希望我有20%的時間全部放在公鏈的項目上。但目前可能比這稍微低一點,但接下來我會花更多時間。但我們的團隊非常優秀。公鏈以后,5年、10年、20年以后肯定是一個趨勢,所以真的好的模式我們是不會放棄的,我們擁抱變化和創新。

              王峰:聯想到你3月初提到“未來的幾個月將會推出一個去中心化的交易所。”在我看來,幣安鏈的推出,是在為BNB構建流通渠道,也是去中心化交易所的重要技術依托。

              然而,去中心化交易所目前還只是“看上去很美”的階段。據媒體統計,目前全球數字貨幣交易所已超過1000家,去中心化交易所不到5%,所占市場份額寥寥。有人說,去中心化交易所,在未來兩三年內不會成為主流,取代中心化交易所的過程需要很長時間。你同意這個觀點嗎?從目前愈演愈烈的交易所大戰看,會不會創新型社區化的中心交易機制才是堅持進化的發展方向?

              趙長鵬:這個觀點我同意的,目前公鏈的性能不夠快,短期之內我覺得大交易量應該還是在裝新房的交易平臺上,去中心化的交易平臺可能還要等幾年才會主流。

              第十問 ?幣安沒有IPO計劃

              王峰:礦機和交易所無疑是區塊鏈產業兩大巨頭行業。此前,礦機行業全球第一吳忌寒的比特大陸傳出9月底在港交所交表的消息,估值最高達到400億美元。礦機第二的嘉楠耘智也在5月向港交所遞表。那么,作為交易所行業的執牛耳者,幣安會選擇靠攏傳統金融市場么?

              趙長鵬:我們沒有IPO的計劃,傳統金融行業的IPO已經變成了一個融資,或者早期投資者解套的一個工具了,所以我不想那么做。應該說是一個VC解套的工具,我們沒有VC投資者,區塊鏈已經把我們帶到下一個時代了。

              王峰:你之前曾任職于傳統金融交易所,在目前幣市總市值遠低于傳統全球資本市場市值的情況下,未來你認為數字貨幣交易所最后會取代官方的傳統金融交易所么?抑或兩者將在一定程度上進行融合?

              趙長鵬:我覺得兩者會并行一段時間。我們的體積還是比他們小太多,說取代還有點早。以后會演變成什么樣子很難預測,我們專心做好事情就好了。

              王峰:數字貨幣市場起起伏伏,驚心動魄,笑到最后的,才是贏家。數字貨幣交易所,是我們進入新一輪大航海時代的航燈。不到一年時間就從0飛奔到100億美元估值的幣安,CZ和何一 ,謝謝你們,榜樣精神一直激勵我們。新的時代,每個都有機會,懷著謙卑之心,努力做事,我們要向趙長鵬和何一學習。

              再次謝謝長鵬,感謝你今天能做客火星財經的“王峰十問”,祝幣安越來越好!謝謝各位參與火星財經王峰十問,這是我們的第22期。下次見。

              點擊此處查看趙長鵬做客“王峰十問”(英文版)

              聲明:本文為火星財經原創稿件,版權歸火星財經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轉載須在文章標題后注明“文章來源:火星財經”,若違規轉載,火星財經有權追究法律責任。

              推廣
              相關新聞

              漲幅榜

              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
              下一篇

              以太坊V神首度連線,火星財經王峰十問第20期圓滿收官

              千发彩票黑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