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有風險 入市需謹慎
              入駐火星號
              APP
              下載火星財經客戶端

              掃描下載APP

              T網CEO苑菲菲:好的交易所要有好的客戶體驗

              引力波 ·

              09月29日

              熱度: 21765

              行情起伏是正常現象,BTC發展的9年里,這種情況至少發生過6次。所以,要看趨勢,大勢沒有問題。

              T網CEO苑菲菲:好的交易所要有好的客戶體驗

              T網CEO苑菲菲苑總做客獵云財經空中課堂(第十六期)以“交易所的逆襲突圍戰”為課題進行了分享

              以下是主要內容:

              問題一:中國,是創立數字貨幣交易所最早的國家之一,同時,也是禁止最堅決和干凈利落的國家,你怎么看待這個問題,你覺得未來會怎么樣?會出現逆襲突圍的場景嗎?

              苑菲菲:

              這個問題非常難回答,比特幣中國是中國最早的比特幣交易所,也是“全球運營時間最久的交易平臺”,去年的9月30日,比特幣中國成為全球范圍內首個非因財務或運營問題、黑客盜幣等攻擊問題而主動宣布停止業務的交易平臺。我記得當時有一個情懷鐵粉惋惜的“捶胸頓足”,說,如果比特幣中國不上山寨幣,就不會被無端叫停。

              縱觀國際新金融的發展態勢,日本處處搶占先機,韓國國會針對新金融的討論頻度加密,目標在2019年3月份之前推出相關法規,美國在穩扎穩打,牢牢把控著市場話語權及收益最大化的權利。在這個時候,中國按兵不動、或漠視比特幣肯定是不正常的。事實上,一切都在蓄勢待發之中,只不過要看清楚很不容易。

              出自中國的數字貨幣交易所如何逆襲突圍,是一個特別敏感的話題。首先,內外求解,解在外。中國的創新歷來是“農村包圍城市”的策略。其次,苦練內功,合規性做不好,是不會有前途的。創新也需要理論基礎。第三,脫虛向實,是新時代的需要。8年前我們看到的只有比特幣,今天,我們需要回答的問題是:區塊鏈技術能夠為實體經濟做什么?每個交易所的從業者都要思考,我能做什么?

              問題二:在您的心目中,你覺得最值得尊重的交易所是哪一家,或者說最值得關注的交易所是哪一家?該如何去判斷?為什么?

              苑菲菲:

              我個人十分尊重Coinbase。我看過一篇描寫Coinbase的文章,作者充滿情懷的這么描述這個號稱是密幣領域的”谷歌“的公司:投資者和監管機構都希望得到一個經過例行審計、并遵守典型經紀公司所執行的所有政策的、有完全認證的合作伙伴。它精心培育的品牌,是一個值得信任和合法性的品牌,與它所說的在世界其他地區灰色地帶自由運作的“夜間飛行”交易所形成鮮明對比。

              自2012年創立以來,它已經發展到2000多萬個賬戶,存儲了價值200億美元的虛擬貨幣,300多位員工,不包括“客戶支持”承包商,他們的人數超過1000人。Coinbase以冷錢包存儲了99 %的客戶資金。剩下的1%作為流動資金由倫敦勞埃德保險公司進行了保險,也就是說,客戶資金得到了100%的保護。

              Coinbase一直以來只支持比特幣、比特幣現金、以太幣、以太經典和萊特幣五種密幣,盡管Coinbase最近在其官方博客上公布了最新的數字資產上市流程,目標是快速上架符合標準、并且遵守當地法律的密幣資產,同時為客戶提供探索、評估、交易、以及使用數字資產的工具。但是,多年以來的謹慎態度,無疑令Coinbase更加容易在美國這樣嚴密的金融生態體系下健康生長。

              我在想,當年中國有兩個交易所,火幣和聚幣,可以類比于美國的Coinbase和Bittrex。如果火幣能夠象Coinbase一樣堅守謹慎姿態與監管層緊密溝通,那么中國的密幣交易所行業可能就會是不同的景象,去年的九四政策可能就會是另外一種表述的方式。美國SEC需要一個Coinbase,中國的密幣交易所行業始終也需要一個這樣的實驗體。

              當美國SEC(證券交易委員會)和金融業監管局(Finra)批準了Coinbase收購證券交易商Keystone Capital、Venovate Marketplace和Digital Wealth LLC,并允許Coinbase交易平臺上線聯邦監管范圍內的、被判定為證券的數字貨幣(Token)之時,T網的運營思路進一步確定。我們的對標就是新時期的Coinbase。時代要求我們不能再局限在幾個傳統的密幣之上,要求我們脫虛向實,同時,時代要求我們要走合規化的路。

              如何去判斷? 我覺得一個好的交易所首先應該有好的客戶體驗,但是更重要的還是要有公信力,這種公信力一般是靠合規,可監管來樹立的。?

              問題三:行情如此不樂觀,您覺得原因是什么,出路在哪里?

              苑菲菲:

              一方面,我們可以很自作鎮定的講,行情起伏是正常現象,BTC發展的9年里,這種情況至少發生過6次。所以,要看趨勢,大勢沒有問題

              另方面,我們確實要分析一下,為什么。為什么在當下,市場會如此不振?毋庸置疑的是,關注BTC的人史無前例的變多了,關注市場的力量也變多了。我個人認為市場處在一個轉折期,新的思想和舊的思想正在發生碰撞,不同的社會力量在互相影響。未來的發展方向體現在兩點:第一,要把區塊鏈的技術和理念,應用到最好的項目或企業中;第二,讓更多的普通消費者,變成優質項目和企業的持幣人,讓大家分享區塊鏈帶來的便利和價值共享。這兩段話隱含的意思是:我們不僅僅要支持存粹的區塊鏈技術型初創企業,上一輪牛市的重心,比如出現了EOS這樣的明星項目;同時,我們要更加著力于推動區塊鏈經濟模型與實體經濟結合,把技術和理念應用到優秀的企業中。 這個過程與互聯網早期的發展路徑是吻合的。這將是下一輪牛市的重心。

              問題四:年初的一個訪談中,T網提出了“數字貨幣交易所2.0時代到來”的預測,目前情況是你們所想嗎?

              苑菲菲:

              如預期所想,以Coinbase被SEC認可,并公布了新的數字資產上市流程為分界點,這個時代確實是來到了,但是要做的事情還是很多,我們還是有大量的可以創新的空間。

              T網走了一條與所有的交易所模式不同的道路。交易所2.0的特征是:強調獨立第四方、四權分離、券商機制,以及Token的多重屬性等。T網的理念和運作模型明顯與幣安和火幣是不同的,主要體現在如下幾個方面:1. 選擇項目的領域不同,T網更看重成熟企業的Token發售和流通2.項目Token的發售和交易的流程不同;3.交易所與項目方的關系不同;4.票行發揮作用的機制不同;5.國際化服務的路徑不同。總體上講,我們構建交易所的理論基礎是不同的。

              舉例來講我們的票行機制:當一個票行能夠達到8級的水平的時候,T網會把所有他的客戶產生的交易傭金100%的返給票行。這個票行就相當于一個交易所了。因為他每個月會有4個項目發布,擁有5萬個注冊客戶,每周有15億的交易額。當T網鏈接了多個有實力的票行時,T網的交易深度和流動性是足夠大的。所有的票行實現了交易深度的共享,大家都可以方便的投資或套現。

              最后我們發現:T網最后只是一個撮合引擎,用戶管理、上票管理、資產管理、清結算管理全部分離出去了,這就是我提出的,所謂的“四權分離”;交易所只有一個,但是票行可以多多益善。T網會發展成為一個會員制管理的機構,它沒有條件去作惡。票行就是超級節點,EOS的21個節點管理機制,慢慢就在T網成型了,T網只需要在一個國家或地區解決合規合法性問題,通過在全世界各個國家或地區認證票行,就可以解決國際化服務問題;4.票行實現本地化的客戶服務,或項目孵化、保薦服務。

              這就是我們理想中的交易所2.0吧。也許這種方式不被很多早期的幣圈和鏈圈的從業者所認可,”順從“不是他們認為”很酷“的做法,但是,正如Coinbase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布賴恩·阿姆斯特朗所說:” 如果我們要將這種技術引導給主流大眾,我們需要以一種順從的方式去做。

              上面這些事情要做好,太需要人才了,歡迎有識之士加入T網,我們共同致力于交易所2.0的落地。

              這個圖表中,講解了我們對票行的管理模式,可以做為一個樣板供大家討論吧。傭金的分配是交易所與票行連接的紐帶。?

              問題五:您能舉幾個“脫虛向實”的區塊鏈項目的例子嗎?交易所能夠發揮什么作用?

              苑菲菲:

              針對項目方來說,交易所的使命和功能就是”融資“。但是,交易所是整個市場的”守門員“,它要完成這項使命,需要堅守兩個原則:一個是程序正義,另外一個是公正的信息披露。在實踐中,我們體會到,在密幣交易所世界里,信息披露的公正性,不是體現在項目公司財報上,而是體現在項目的“工作量證明”上。我舉幾個我們推動的項目的例子。

              在我們給牧牛鏈這個項目做公示之前,我們曾經做過一個非常深度的訪談,并將接近40個問題的語音對答整理成了2.5萬字的報告《牧牛鏈創始人T網訪談錄》,提交社區及相關機構。這份報告相當于是對中國民營醫療、醫改的田野調查報告,是對社會醫療工程如何利用區塊鏈技術和區塊鏈經濟模型的一次完整討論。在活動期間,網友的評價及建議摘錄如下:“非常棒!為牧牛鏈喝彩!為T網團隊喝彩!可以說,無論國家是否推廣免費醫療,牧牛通證的價值都是可以實現自循環迭代的,這種價值本身來自于社群的差異化需求。牧牛的價值共識,還需要進一步的公益性工作量證明,而不是財報“。”面對傳統醫療行業的弊端,牧牛鏈能審時度勢,率先用區塊鏈技術做先行實驗,這樣的家國情懷一定會讓牧牛鏈成為中國醫療領域的行業先鋒”。

              同期,我們還在籌備公示一個更大的社會醫療工程項目,叫做慧康通。該項目基于《關于促進“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的意見》國辦發〔2018〕26號(2018年4月25日),構建互聯網醫院體系。慧康通平臺以剛需為入口,AI智能引流導流,大數據精準配置,實現導醫、導藥、導診、導檢、導險、導融。通過提供訂單式集成化供應鏈服務,實現技術鏈、產品鏈、服務鏈、供應鏈、資本鏈五鏈合一。該項目僅在北京市已經連接了36個市屬醫院,20萬日均就診,50萬日活躍用戶,年累計服務人數3500萬+。該項目的亮點是激勵機制的設計,比如1.接診量激勵;2.引流量(轉診量)激勵;3.導流量激勵;4.家庭醫生激勵等等,每個業務動作都可以用Token進行激勵。當細化到其中一個產品或服務時,還可以激發到供應鏈的每一個對象,包括了股東、員工、渠道、患者、醫院、醫生,還有保險的購買者等。在Token激勵使用中,他們堅守了兩個非常重要的原則:1.幣就是錢,幣比錢貴;2.杜絕送幣,幣出有因。激勵機制的設計,常被稱為反向博弈論,因為我們會從期望的結果開始,然后反推設計出一個游戲,那么如果玩家追求自己的自身利益,就會做出我們預期的行為、產生我們想要的結果。慧康通項目充分體現了這樣的思想。慧康通的另外一個亮點是,這個項目由央企落地,項目主體為中青旅健康產業集團(實繳注冊資金21億)、中國健康產業基金及地方政府產業引導基金。

              目前市面上與“脫虛向實”相關的區塊鏈項目發展到哪一階段?我們看到的是,幾乎所有的力量都在動了,北京、上海、杭州、重慶、深圳、婁底....... ,BAT互聯網企業、私營企業、國資企業、央企、央行......但是,我們確實還沒有看到特別引人注目的成功案例,我們一起拭目以待,當然,作為從業者,也需要我們親自去推動。

              問題六:幣安目前在世界各地布局法幣交易所,你如何看待交易所未來的發展方向一些中小規模的交易所應該如何逆襲?

              苑菲菲:

              我覺得我們不能把密幣交易所的職能簡單的理解為是提供一個加密數字貨幣與法幣進行兌換的場所,這就把密幣交易所變成一個賭博市場了,因為所有的密幣目前應用都還不理想,很多數字資產Token的價值沒有明確的錨定,當交易所的使命只是為了方便本地法幣資金入場,必然會讓人質疑交易所的存在價值。我關注到了幣安在多國布局,我也非常佩服幣安兩位創始人艱苦卓絕的奮斗精神,但是在戰略上,我依然認為定位很重要。

              交易所是為項目方服務的,交易所的本地化服務重點,應該是發掘本地化的優質區塊鏈項目。密幣交易所天然是全球化的平臺,因為從原理上講,世界上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在任何一個密幣交易所開戶,并參與交易所上公示的任何一個項目的投資。因為加密數字貨幣的地址和資產轉移是沒有國界限制的。

              展望未來,跨境監管會成為一種必然,密幣交易所作為“守門員”,在跨境監管的實施中將發揮重要的作用,著力點就是實施本地化服務的密幣交易所。楊東教授在前不久的一次發言中指出,日本、美國已將虛擬貨幣交易和ICO納入法律監管體系內,澳大利亞、新加坡、韓國等國家和地區也計劃對虛擬貨幣和ICO進行法律監管。中國可以與這些國家和地區開展廣泛跨境合作,共同采取措施對密幣交易和ICO進行監管,保護項目方及金融消費者的合法利益。

              至于中小規模的交易所應該如何逆襲,我覺得發力點也是在于“本地化服務”上面。幣安之所以能夠發展為全球最大的密幣交易所之一,原因就是因為他們上市的項目質量高。中小交易所要想“上位”,放低要求不是出路,劍走偏鋒更不是出路,做好自己的特色,做好項目方及投資者的本地化服務,才是正道。

              問題七:平臺幣熱鬧了很長一陣子,出了不少的問題。目前穩定幣又成了熱點,您怎么看待穩定幣的風險和機會?

              苑菲菲:

              前不久孟巖老師發文講:我認為下一個現象級應用的出現就是“穩定幣”,穩定幣的重要性遠遠超過很多人的理解,因為一系列的金融、資管、托管、自動交易、智能合約等方面的應用會基于穩定幣創生。穩定幣的核心和本質是它可以進入智能合約,可以組織非常復雜的交易結構。目前而言,盡快推出穩定幣以及穩定幣方面的監管技術乃是當務之急。

              我個人認同孟老師的意見,但是也有深深的擔心,因為在國內,推出穩定幣方面的監管技術短期內是不可能的。區塊鏈這個行業急功近利的特性依然盛行,平臺幣被迅速玩壞了,穩定幣又會步其后塵。區塊鏈世界一直在循環著“劣幣驅逐良幣”的因果。穩定幣的詐騙會更加簡單直接,所以提醒從業者應萬分小心,嚴格自律。謹記“高高山巔立,深深海底行”

              關于穩定幣,T網正在研究一款金本位的穩定幣。穩定幣的設計,首先是錨定物需“自證其價”,價值穩定。其二,是公信力及透明性,如何做到這一點呢?我們認為穩定幣的發行機構可以是中心化的,但資產所有權可以是分布式的,我們提出“誰的黃金,誰的幣”的分布式發行原則,由此,構建一套可以聯動多個國家的黃金儲備機制。其三,構建安全穩定的智能合約體系,解決安全穩定,功能可擴展,可監控等問題。總之,此處所談的金本位,與布雷頓森林時期已經不可同日而語,就好像我們具備了哈耶克時代(發行市場化貨幣)不具備的網域能力一樣,我們或許可以構建一個更加公平、公正和穩定的金本位貨幣體系。

              問題八:如果要對交易所行業進行展望的話,你覺得我們應該談哪個話題?是“去中心化”,還是“監管”?

              苑菲菲:

              對于交易所來說,監管和合規非常重要。所以,大家還是談談監管吧。前不久,我看到一個技術控發文談“區塊鏈與監管的關系”,用了“和解”這個詞。我相信絕大部分人的認知是共同的,任何一個行業都不能離開監管,尤其是涉及金融的領域。

              前面我們談了很多有關密幣交易所的定位、職能、使命,這些都與監管無法分開。大家知道,《證券法》的驅動因素是消除發起人和投資者之間的信息不對稱,抓手就是交易所。監管部門主要關注的是托管和估值,以及交易所及相關機構是否參與市場操縱等事宜。從美國、日本和韓國三個具有代表性的國家的市場參與者來看,大家正在努力使自己的服務符合現有的監管框架。

              問題九:您能建議一下中國的數字貨幣愛好者,應該如何合法合規的參與數字貨幣的投資嗎?

              苑菲菲:

              對于普通的中國數字貨幣愛好者來講,你一年拿出5萬美金來投資密幣或數字資產,應該是可以了。而這個舉動,按照中國的針對個人的外匯管理條例來講,是合法合規的。

              你可以把這5萬美金兌換為穩定幣或者BTC,然后參與到你認為比較有前景的區塊鏈項目中。一旦習慣了,這會變得與你使用支付寶一樣的稀疏平常。

              現在的國人錢包不裝現金,出門不帶錢包已成自然,在數字世界里,投資和消費慢慢習慣用密幣,也會成為自然。非洲人只有11%有銀行賬戶,估計他們會走的比我們快一點。

              提問環節:?? ? ? ? ? ?

              Q1:請問苑總對非洲市場怎么看呢?是否能分析下呢?

              苑菲菲:非洲市場,跟耐克賣鞋一樣,太有吸引力了。但是我們的關注焦點還是在東南亞這個更有代表性的市場。因為,我們關注的是區塊鏈如何能夠更好的應用到企業的經營和管理方面。對于非洲這樣的市場,他們也一樣會分層次,對于經濟發達的地區,我們應該關注其金融及產業市場。對于經濟欠發達地區,我們可以探索一下其支付場景,充分發揮BTC的支付功能。

              Q2:關于交易所安全的問題,之前也出現過很多交易所被盜的事件,在交易所的安全方面可能會存在哪些隱患?作為用戶該如何確保自身的資產?

              苑菲菲:交易所的安全問題一方面來自外部,一方面來自內部。今天談到的Coinbase的保護客戶資產的方式就是一個好的典范。來自內部的安全控制就需要非常好的管理規范和制度來保障了。作為用戶來講,選擇有公信力的交易所,是保護自身資產的最主要的方法。

              補充問題 :

              A.東南亞市場目前處于什么樣的階段呢?

              苑:東南亞市場最大的特點是人口多,市場大,有活力,對新鮮的事物接受快。比如柬埔寨,這是一個沒有外匯管制的國家,支付80%用美元,是世界第三大美元資產國,其自由度不亞于瑞士,發展速度遠超歐洲,在這樣的地區,新型科技,新金融大有用武之地。我們從中國,看到日本,到韓國,到新加坡,然后到柬埔寨、越南、老撾、泰國、菲律賓,然后到印度,馬來西亞、印尼。這些國家的市場是可以聯動起來的。值得我們所有的從業者認真的研究,做好樣板,然后進行輸出和復制。

              B.網友大魚財經:去中心化交易所會是以后的唯一趨勢嗎?

              苑:去中心化交易所只是一種技術表現,談不上趨勢,即使是去中心化交易所一樣是需要接受監管。未來交易所的運作模型和形式是多樣的。我們更傾向于認為“四權分立”是未來的模式,你也可以認為這是實質上的去中心化。

              C.國內數幣交易所創業團隊眾多,海外注冊解決合規主體問題,但運營上難免會把中國的交易者作為重要的潛在客戶群,怎么解決業務合規問題?也有很多交易所國內用戶依然能夠訪問,您怎么理解當前國內的監管尺度?

              苑:兩個角度看。境外的交易所是否可以服務于中國的客戶,要看其是否能夠把客戶保障工作做好,否則,出現違法事件,國內客戶一樣有法律追究的權利。另一個角度,國內的數字貨幣愛好者只要在5萬美元一年的范圍內投資數字貨幣,我個人認為是合規的。


              文章聲明:本文為火星財經專欄作者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文章為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火星財經立場。

              推廣
              相關新聞

              漲幅榜

              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
              下一篇

              劉慈欣:區塊鏈是人類的下一個節點

              千发彩票黑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