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有風險 入市需謹慎
              APP
              下載火星財經客戶端

              掃描下載APP

              微信公眾號
              火星財經二維碼 火星財經

              俄羅斯當前的加密立法草案,是令人失望的?

              蜜蜂財經 ·

              09月30日

              熱度: 20586

              自2018年1月初以來,俄羅斯一直試圖通過加密貨幣立法,但迄今為止沒有成功。

              自2018年1月初以來,俄羅斯一直試圖通過加密貨幣立法,但迄今為止沒有成功。本來根據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的意愿,政府“關于數字技術”(On Digital Technologies)的主要法案預計將于7月1日之前通過,但很可能會被推遲到10月份的國家杜馬會議。

              俄羅斯當前的加密立法草案,是令人失望的?

              據自稱為獨立國家聯合體(CIS)“第一”的律師阿爾喬姆·托爾卡喬夫(Artem Tolkachev)與比特幣和區塊鏈創業公司合作發現,加密法案未能在7月議程上實現的原因是“由于該主題的復雜性以及對國家當局對如何以及應該如何規范的問題缺乏共識。”

              俄羅斯國內圍繞如何監管加密貨幣而產生的問題,體現在俄羅斯央行更為保守的立場與俄羅斯經濟發展部(Ministry of Economic Development)愿意接受一項新技術、希望吸引更多企業進入該國的沖突上。

              自2016年起擔任俄羅斯區塊鏈社區主席的托爾卡喬夫表示,當前版本的加密和區塊鏈立法(以三份草案形式出現)沒有達到他的預期。

              托爾卡喬夫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他對當前的監管版本感到失望,并指出三項法案 - “數字技術”,關于眾籌的中央銀行監管(包括初始硬幣產品(ICO)和“俄羅斯民法典”的修正案都是獨立編寫的,這使得他們的立法“相當無效”。他說:“我花了大約兩年的時間和中央銀行、財政部、經濟發展部、國家安全局以及其他所有人討論我們如何管理這些東西。我試圖推銷這樣一個想法,即我們可以成為吸引這類企業的國家,并在這里擁有加密友好的環境。不幸的是,我們得到了這些。我能說什么呢?就是這樣。”

              俄羅斯加密貨幣和區塊鏈協會主席尤里·普里帕金(Yuri Pripachkin)告訴媒體,在制定加密貨幣法案時也曾征求過該組織的意見,但該法案仍包含一些不利條款。據Pripachkin說,俄羅斯目前的加密貨幣發展“遠遠落后于白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和新加坡、瑞士等許多國家”。

              那么俄羅斯的數字經濟立法到底是什么呢?

              蜜蜂財經獲悉,2018年1月底,俄羅斯財政部(MinFin)提交了俄羅斯加密法案的第一個草案。關于數字經濟的法案包括一個關于加密和區塊鏈相關技術的監管框架——比如智能合同、采礦和ICOs。俄羅斯央行也在準備一份關于眾籌的法律草案。

              托爾卡喬夫明確表示,這些法律草案“沒有為現有的加密貨幣和令牌制定監管規定”,而是專門針對新創建的ICOs:“根據這些法律草案,現有的加密貨幣中沒有一種,特別是沒有任何背書的加密貨幣,例如比特幣,在俄羅斯是允許的。它根本不在這項立法的范圍之內。根據這三種法案,我們只能談論某種基于資產的令牌,而不能談論加密貨幣。”

              據當地新聞媒體塔斯社(TASS)報道,俄羅斯央行最初反對該法案的第一個版本。塔斯社當時報道稱,俄羅斯央行不同意加密、盧布和外幣之間的交易方式。然而,俄羅斯財政部指出,任何對加密交易的立法禁令都將“導致為非法目的使用這種貨幣創造條件”。

              Pripachkin對媒體說:“財政部和央行,他們找不到平衡點,因為他們在加密貨幣立法方面有不同的意見,所以這影響了立法過程。”

              俄羅斯當前的加密立法草案,是令人失望的?

              蜜蜂財經了解,今年2月底,俄羅斯總統普京宣布,加密管理法案應在2018年7月1日之前成為法律。據當地新聞媒體Parlamentskaya Gazeta報道,當時,俄羅斯央行仍希望將ICO象征性投資定為刑事犯罪,而財政部則堅持要進行公正的監管。俄羅斯國家杜馬金融市場委員會(State Duma Committee on Financial Markets)主席阿克薩科夫(Anatoly Aksakov)就俄羅斯央行的立場發表了評論:“央行反對這種數字貨幣的合法化,因為這樣一來,公民就可以在不考慮可能風險的情況下,積極投資金融工具。”

              托爾卡喬夫指出,像經濟發展部這樣的政府部門“更多的是為了創造一個良好的商業環境,吸引新的商業機會”,因此他認為應該改變現行草案的規定。另一方面,托爾卡喬夫指出,中央銀行和財政部是“非常保守的家伙,他們不想看到加密貨幣。”

              今年3月,以主席Aksakov為首的一批俄羅斯代表向國家杜馬提交了關于加密貨幣和ICOs的第一份立法草案,以及一份關于“另一種融資方式(眾籌)”的草案。該草案將加密貨幣和令牌定義為數字資產,只允許通過授權的加密貨幣交換進行交易,并為ICOs建立KYC規則。在俄羅斯聯邦,數字資產也被定義為財產,而不是一種合法的支付手段。這個3月版本不同于最初的1月版本,因為它現在呼應了美國的加密交易要求——即核實反洗錢及反恐怖融資帳目。

              托爾卡喬夫指出,這些法案的問題在于他們提到了“基本的俄羅斯AML / KYC規則”,因為它們“可能無法有效追蹤和監控加密資產交易”。3月份的法案還建議,個人對ICOs的投資上限應由俄羅斯央行確定,而不是1月份建議的5萬盧布(約合800美元)上限。

              據當地新聞媒體Ria Novosti稱,1月份中央銀行與財政部之間的分歧已在3月份解決,俄羅斯央行指出,俄羅斯ICO發行的代幣兌換盧布,外幣或財產將被視為允許,但是由于“可疑交易”的可能性,不允許使用加密貨幣。

              俄羅斯當前的加密立法草案,是令人失望的?

              同樣在今年3月,俄羅斯國家杜馬數字經濟和區塊鏈專家組成員伊戈爾?蘇德茨(Igor Sudets)表示,由于擬議中的法案限制國內對俄羅斯ICOs的投資,投資者可能不想進行俄羅斯ICOs:“我非常希望(ICO投資說明書)能在二讀時基本敲定。因為否則,沒有人會想要在俄羅斯管轄范圍內進行ICOs,因為籌集資金的主要目標是不可能實現的。”

              今年4月,一份對加密法案草案的審查報告補充說,為菲亞特交換60多萬盧布(約9500美元)或等值外幣的加密,將屬于強制性的貨幣兌換規定。

              普里帕金說,RACIB?目前正在努力為該法案增加一些內容,以便提交給國家杜馬,并希望俄羅斯官員將考慮這些變化:“目前,我們正在準備一些建議,我們真的希望他們會聽到,根據我們準備的這些建議,立法機構應該真正明白,如果他們要接受對這類行業不感興趣的法律,那么這個行業將無法生存。”

              他指出,他確實相信這些草案“將在以后被接受和實施”。普里帕金認為:“外國投資者都不會來,更重要的是,本地企業可能會離開俄羅斯。”

              普里帕金在法案中看到的問題是,“就ICOs的機制而言,或者就加密交換許可而言,沒有太多的明確性”,但他確實指出,采礦業被列為稅收和增值稅目的的創業企業。

              加密法案現在處于什么階段

              5月22日,國家杜馬(State Duma)幾乎一致通過了該法案的最新版本——410票贊成,1票反對。然而,9月19日,俄羅斯新聞機構Vedomosti報道了該法案的更新版本,該版本不再包含“加密貨幣”的定義,采礦被定義為“釋放令牌以吸引資本投資”。在之前版本的法案中,挖掘是對加密貨幣的提取。

              該法案沒有使數字貨幣成為合法的支付手段。相反,俄羅斯央行、財政部和經濟發展部將為這些貨幣制定單獨的指導方針,用于“數量可控”的支付。該法案還規定,用戶在一份智能合約中進行的數字確認,在法律上相當于他們的書面同意。

              此外,盡管加密交易所不屬于法案立法的范圍,托爾卡喬夫指出俄羅斯人仍然可以通過點對點(p2p)交易在一個“所謂的‘灰色地帶’進行加密交易。在Vedomosti發表的另一篇評論中,托爾卡喬夫強調該法律草案并沒有規范加密貨幣的交易。俄羅斯聯邦金融監管局(Federal Financial Monitoring Service)指出,加密交換運營商必須遵守聯邦法規115-FZ (AML和CTF)第5條的規定,否則他們將失去許可證。

              普里帕金告訴媒體說:“俄羅斯的加密產業和加密經濟正在朝著最好的方向發展。對我們來說,受到俄羅斯法律的監管和限制并不是問題。但我們當然希望有世界上第一個(立法規范)。”

              蜜蜂財經了解,9月初,俄羅斯總統特別代表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表示,俄羅斯尚未做好發行加密貨幣的準備,因為它“違背了政府的基本職能”。佩斯科夫指出,在這個國家,合法開發加密貨幣領域的最佳途徑是創建一個監管沙箱,分析加密行業的不同方面。

              為此,俄羅斯央行在9月11日還宣布,成功測試了與俄羅斯聯邦儲蓄銀行(Sberbank)和國家結算銀行(National Settlement Depository)進行的ICO試驗。

              最近,9月15日,俄羅斯實業家和企業家聯盟(RSPP)的一個游說團體宣布,他們還在研究另一項加密監管法案,以澄清現有法案“關于數字金融資產”的假設矛盾。這項新法案將由俄羅斯商人制定,其中包括該國最富有的兩位商人:鎳鈀礦業和冶煉公司Nornickel的弗拉基米爾?波塔寧(Vladimir Potanin)和俄羅斯創新基金Skolkovo的負責人維克托?維克塞爾伯格(Viktor Vekselberg)。

              RSPP副總裁Elina Sidorenko解釋道,替代法案的新版本將把數字資產分為三類:相當于證券的代幣、加密貨幣和數字標記。Sidorenko沒有透露“數字標記”意味著什么,他說:“加密貨幣將具有特殊地位,這在俄羅斯立法中從未出現過,并將根據俄羅斯央行將發布的法律法規進行監管。俄羅斯央行將頒發外匯業務牌照。在這方面,與證券持有者相比,加密所有者的地位將明顯得到改善。”

              如果RSPP成員批準,該法案將在10月份與俄羅斯官員討論。9月中旬,加密貨幣交易平臺Huobi加入了俄羅斯VEB創新基金,分享了有關加密監管的信息,并幫助創建了“一個能夠與目前前景看好的司法管轄區競爭的法律基礎”。

              普京和加密

              盡管普京總統親自推動了目前已經通過的加密貨幣監管的最后期限,但這位俄羅斯領導人仍未就加密貨幣在俄羅斯的未來發表任何明確聲明。

              俄羅斯當前的加密立法草案,是令人失望的?

              不過,蜜蜂財經獲悉,在普京總統最近一次與公眾的“Direct Line”現場問答中提到了加密貨幣,他對加密貨幣及其用例進行了相對負面的(盡管含糊不清)評論,指出加密貨幣在日本只起了部分作用,但在其他任何國家都不起作用。

              托爾卡喬夫認為,普京之所以選擇在“Direct Line”上談論密碼,是因為監管機構和政府當局之間缺乏共識。“如果他回答了什么問題,就會像直接命令監管機構和國家當局一樣。我認為他現在不想這么做,因為關于這個話題有很多討論。”

              普里帕金補充說,普京只是在重復央行的立場,而RACIB?在他們對加密法案提出的修正案中“解釋他們為什么以錯誤的方式思考,并試圖澄清央行的擔憂。”

              加密在俄羅斯的未來

              在受到國際制裁的委內瑞拉今年早些時候創建了以石油為后盾的政府加密貨幣佩特羅(Petro)后,用于避免制裁的加密貨幣已成為全球范圍內的一個話題。

              俄羅斯當前的加密立法草案,是令人失望的?

              今年1月,俄羅斯總統普京的經濟顧問謝爾蓋?格拉濟耶夫(Sergei Glazyev)表示,由俄羅斯政府創建的“加密盧布”將能夠減輕西方制裁帶來的一些經濟壓力。

              然而,托爾卡喬夫并不認為俄羅斯會在短時間內通過加密貨幣來避免制裁,特別是加密貨幣“仍然只是一個謠言,被多個國家當局多次否認”。“我認為從(州)的角度來看,使用某種不受國家控制的加密貨幣并依靠它來應對制裁不是一個非常安全的方式。據我了解目前的議程,這并不在計劃名單上,我們不能用加密擊敗制裁。”

              另一方面,普里帕金相信“加密盧布”項目最終會實現:“這個項目將被創建。謝爾蓋?格拉濟耶夫在經濟學方面非常專業和先進,他明白自己在說什么。”

              但托爾卡切夫認為,俄羅斯將繼續把加密貨幣視為可以控制的東西,因為這是俄羅斯過去“10年”的心態:“俄羅斯過去10年的心態是與世界其他國家競爭并建立自己的東西。當然,俄羅斯政府希望控制互聯網,加密貨幣等。對于許多人參與的這種情況,而且涉及許多新技術,同時由于我們生活的范式,我希望政府能比其他國家承受更大的壓力。”


              文章聲明:本文為火星財經專欄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財經觀點,版權歸作者所有,如需轉載,請提前聯系作者或注明出處。

              推廣
              相關新聞

              漲幅榜

              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
              下一篇

              萬字長文深度解析,火牛的90億到底被誰賺走了?(上)

              千发彩票黑平台